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移动资讯的下半场发力

发布时间:2017-07-05 13:02 来源: 网络整理

2016年,「中国互联网进入下半场」这个意在一锤定音的概念被广为传播和接纳,它意味着在经历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变革和风险型资本的倾力投入之后,所有生存下来的剩余玩家都已集体成为既得利益者,它们大多有着停战和深耕的战略默契,希望时局稳定并修炼内功,不再支持市场窗口的不断打开。

事实上,敏感的业界亦隐隐察觉得到,所谓「现象级应用」的诞生频率日趋衰减,能够不借助既有力量而一鸣惊人的独立产品更是少之又少,乱世固然英雄辈出,然而当英雄成为诸侯,他也就不再容忍新的英雄出现。

一点资讯的创建时间,恰好比今日头条迟上整整一年,尽管它们相互之间属于标准的竞争对手关系,但是相较新闻门户主导的编辑运营模式,一点资讯和今日头条又是身处同一个战壕里的同志,它们的创始人都是技术而非媒体出身,坚信机器算法模式终将统领未来,路径差异并不影响终点一致。

最近,一点资讯CEO李亚批准了一笔巨额的品牌推广预算,将「有趣有料有用有品」的品牌主张送到了北上广深的户外渠道和都市报头版。

当今日头条已达百亿美元的估值、「老二非死不可」的理论经久未衰的时候,,一点资讯仍然没有放弃它所笃信的发展机遇和技术优势、并在今年夏天又与OPPO达成战略合作,赢得了OPPO全系产品(包括浏览器)的支持,这或许同样要归功于后者拿到的「下半场」门票,还有新闻产品从来就是一个多寡头市场。

如果我们暂时忘掉「内容引擎」、「兴趣引擎」这些专业化的定义而相对务实的瞄准它们的本质业务,便不难发现这还是一个围绕着媒体形态的生意,媒体的升级在历史上已经发生多次,但是只要存在自由市场,那么就从未有过某个媒体集团垄断一切信息分发渠道的故事。

一点资讯的融资历程和股权结构十分独特,其中两轮为凤凰新媒体的投资与增持,接下来的则分别由中国智能手机行业的领先企业小米和OPPO出资购得一定分量的优先股,同时将一点资讯的App加入软件生态。

这也意味着一点资讯的前行方向相当稳定,作为凤凰新媒体战略级投资产品,一点资讯获得的是这家象征着高端品质内容供应商的全部优质内容,而与手机厂商的利益交换和深度合作,则是通过建立同盟扩大势力范围的智巧,前者天时,后者地利,故而一点资讯只需要操心人和之事,也就是赢得用户的长期信赖。

美国的互联网虽比中国发展得更早也更快,但是美国的新媒体对于传统媒体的冲击,远远不及中国市场上演的壮观与惨烈,这种矛盾缘于双方传统媒体的品牌积淀差之千里,无论是《纽约时报》这样的日报还是《纽约客》这样的期刊,都有着悠久而深远的订阅历史,所以美国虽然也有BuzzFeed和The Huffington Post的后来崛起,但在整体层面,仍然难有撼动传统媒体基业、甚至是试图整合主流内容发行的平台式媒体产品出现。

中国之所以呈现出蓬勃兴盛的内容创业热浪,亦与传统媒体常年甘居意识形态传声筒地位的性质密切相关,门户时期尚有纸媒试图抱团议价,迫使网站为转载新闻而打包付费,到了移动时代,都市报的集体溃败让同行深感唇亡齿寒,用户一旦开始行使选择权,任何基于习惯的优势都会荡然无存。

于是天南地北,判若云泥。

一点资讯和今日头条的最大不同,在于它所推崇的「价值阅读」,会引导用户主动提交兴趣标签,同时避免纯粹的机器理解可能造成的内容下探现象。

这其实是一点资讯的最初理念,无论是前期提及的长尾价值内容,还是近期对于算法陷阱的思考。所以,当凤凰新媒体的总裁李亚同时担任一点资讯的CEO之后,这种基因成就了双方的合力。

在《经济学人》评选的2015年中国品牌五百强名单中,凤凰卫视以403.9亿人民币的品牌估价,位居中国非政府媒体排名的榜首,凤凰卫视大概是最早开始经营中国中产阶级用户的电视媒体,它在成本远远无法与央媒比拟的条件下,通过些许态度、独特立场和对主持人和评论员的包装,赢得了相对高端的收视人群。

同样,无论是出于差异化竞争或是「初心」,一点资讯必定要将这个价值阅读的故事更加完善:喧嚣的时代,除了低俗、娱乐内容,平台最应该给到用户的依然应该是他们真正需要的,这个是各家都想达成,但是历史路径导致各家走的并不那么顺畅。

所以当今日头条乃至天天快报从来都是在畅谈算法的时候,只有一点资讯在讲人机结合,他认为技术和编辑同样重要。

李亚曾在一场活动中不点名的评价了友商:「建立在人类惰性与人性弱点基础上的个性化推荐,是对用户稀缺注意力的一个无形掠夺,它会越来越便利的、高效的给我们提供这种所谓的我所感兴趣的但是无用的内容。」

显然,这大概也是《卫报》对于《太阳报》的意见,前者的发行量只有后者的十分之一,事实证明,在头版上刊登对英国首相的独家访谈,也敌不过在第三版上放几个半裸女郎的效果。

就像所有人都得承认无人驾驶必将成为未来、但这不意味着现在的汽车厂商就不应该在倒车影像和抬头辅助这些帮助人类驾驶员提高安全驾驶系数的技术上继续突破了,一点资讯的价值阅读主张固然有其说教成分在内,只是,如果内容消费的品质也有着它的升级趋势和使用需求的存在,那么一点资讯攻占竞争对手盲区的行为,就是有迹可循的。

不过,一点资讯一直以来想要传递的产品认知,是一个相对理想化的「既有符合大众口味的内容,也有满足小众品位的内容」式的内容平台,它引入了凤凰新媒体的新闻资源及范式,也不忘把数以十万计的自媒体纳入囊中,「好处尽占」是其野心,同时也考验着分离内容的技术,用一个容器分别提供《读者》和《读库》的原料且要同时取悦两拨阶层收入学识均相隔遥远的用户群体,这在操作层面会是非常艰巨的挑战。

若是实现了这个景象,一点资讯就离平台级产品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了。

至于一点资讯和手机厂商的合作,则与Apple News被整合到iOS里的尝试相映成辉。

2015年,传媒巨头默多克掌管的新闻集团宣布其与苹果合作开发的付费新闻产品The Daily在连续亏损两年之后决定停止运作,这个采编阵容极其豪华、也受到过苹果力推的新媒体应用的失利,被人认为是证明了「在移动端重造一个《今日美国》是不现实的。」

用户愈来愈沉浸与手机屏幕的方寸之间,也就很难容忍单一媒体的供应规模及风格了,所以时隔不到一年之后,苹果自建媒体团队,做了原生应用Apple News,它也是一个内容容器的角色,在上线之前就和《金融时报》、《彭博商业周刊》和《时代杂志》完成签约,通过定制化的方式供给用户拉取阅读。

苹果的Apple News和Facebook的Instant Articles、Google的Newsstand意图相仿,都是软硬兼施的想让剩余价值尚存的传统媒体接受新的游戏规则,也就是放弃独立发行渠道、皈依拥有巨量用户的软件平台,它们扮演了数字出版商的中继角色,倒是和亚马逊的发迹史颇有渊源。

中国的情况不太一样,由于智能手机仍然是在硬件领域相互竞争,软件——ROM这种形态并不包含在里面——无法受到足够的重视,抽调人手整合媒体内容在目前来看不是一件投入产出比较高的工作,故而与现有的成熟产品合作,双方在流量和用户的资源上都有互换,成为更为匹配现实的决策。

小米和OPPO的出货量加起来占到了中国智能手机整体出货量的30%,这对一点资讯加速缩短它和今日头条的距离,显然是有着助力的。而这类产品虽以媒体业务为生,但其经营主体本身又是科技公司,它所向往的是能够成为媒体机构的雇主,如同沃尔玛之于消费品生产商之间的关系,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场景。

http://www.sinoprojects.net/KXHvl/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