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河北长篇小说创作如何补短板

发布时间:2017-07-04 10:40 来源: 网络整理

  □记者 肖 煜

  多年来,河北长篇小说创作在现实主义精神的统摄下多元发展,形成了承前启后的优秀文脉。但是也应该看到,在大变革、大发展、大融合的时代,河北长篇小说创作短板犹在,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引起较大反响的作品还不多。如何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开拓创新?怎样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优秀作品?孟繁华、贺绍俊、施战军等业内知名专家近日在京座谈,为河北长篇小说创作问诊把脉。

  河北长篇小说创作需要有所突破

  康志刚的《天天都有大太阳》、刘建东的《一座塔》、曹明霞的《日落呼兰》、李浩的《镜子里的父亲》、胡学文的《血梅花》、何玉茹的《前街后街》、贾兴安的《啊,父老乡亲》……近年来,由我省作家创作的长篇小说相继出版,引起文坛广泛关注。

  “我省长篇小说数量可观,优秀作品不断涌现,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但就目前而言,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文学经典和领军人物仍然有所欠缺。”省作协主席关仁山坦言,在长篇小说选题及创作的过程中,有些作家缺乏对当下火热生活的关注,他们原有的经验和创作手法,已经很难及时准确地反映中国大地正在发生着的动人故事和伟大变革,这正是目前河北长篇小说创作的症结所在。

  在评论家孟繁华看来,河北作家在关注某一个现实题材时,往往忽略了故事和人物背后更广阔的历史和时代背景,从而使作品缺失了历史的纵深感、思想的厚重感。

  关仁山认为,与中短篇小说相比,河北的长篇小说创作目前需要有所突破。特别是在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时代大背景下,河北作家更应该找准症结,打破创作瓶颈,进一步关注现实,把握时代脉搏,提升思想内涵,用自己手中的笔讲好河北故事,唱响时代之歌。

  河北文学创作还有巨大矿藏待开掘

  从老一辈作家孙犁、梁斌,到“三驾马车”关仁山、何申、谈歌,再到以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张楚为代表的“河北四侠”,现实主义传统在河北文学界可谓一脉相承,根深叶茂。

  评论家贺绍俊认为,现实主义传统其实是一把双刃剑。“河北文学的现实主义传统影响很深,作家实力雄厚,形成了强大的气场。但是在现实主义成为主流的同时,也带来一定的局限性,导致思维形成了惯性,在创作上容易模式化。”他提醒河北作家,在继承现实主义优良传统时,还应不断进行反思和突破,寻找创作的新态势和新角度。

  在评论家施战军眼中,近年来河北长篇小说创作在细节描写及日常化叙述的精彩程度上,距老一辈作家的经典作品还有一定差距。“文学作品中最能打动人心的是细节,而不是某些概念。活灵活现的细节描写,以及精彩纷呈的日常化叙述,往往能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使得作品能够立得住、叫得响、传得远。”

  施战军指出,河北文学创作还有巨大的矿藏没有充分开掘。“河北的文学底蕴非常深厚,许多作品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是仔细想一想,除了华北平原的战争题材和乡村题材之外,还有其他许多能够孕育文学的土壤,比如河北的山脉、河流等,也都是地域文化的象征。从这个角度看,河北在文学创作上还有很多领域值得作家去思考、去挖掘。”

  多接地气、多沾人气,打造文学精品

  长篇小说篇幅长,容量大,情节复杂,人物众多,结构宏伟,适于表现广阔的社会生活和人物的成长历程,并能反映某一时代的重大事件和历史面貌。因此,优秀的长篇小说常常被称为“时代百科全书”。创作这样的作品无疑需要深厚扎实的创作功底。

  在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看来,文学之路往往意味着青灯长夜的寂寞。“文学创作是一件呕心沥血的事情,必须耐得住孤独和寂寞,没有‘十年磨一剑’的恒心,很难有精品力作问世。作家要真正沉下心来,淡泊名利,把文学创作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精心打磨自己的作品,要有‘打深井’的决心和毅力。”

  韩敬群举例说,河北籍作家付秀莹创作反映华北平原当下农村生活的长篇小说《陌上》时,不仅有切身的生活体验,还花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对作品细细打磨,这个过程使作者本人得以成熟和成长,其作品也得到了专家与读者的认可。

  《中国作家》杂志副主编程绍武认为,筑就文学高峰,除了要有才气,还要多接地气,多沾人气。“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不是一句口号,唯有真正走进人民群众的内心世界,才能感受到他们精神生活的丰富多彩,作品才能站在群众的立场,才会有生活的温度。http://www.gztour.org/dbp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