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理财 >

“人造蛋”闹剧揭露李嘉诚投资逻辑:我爱烧钱,烧钱使我快乐....

发布时间:2017-07-22 12:51 来源: 网络整理

“人造蛋”闹剧揭露李嘉诚投资逻辑:我爱烧钱,烧钱使我快乐....

 
  文 | 猎云网(ilieyun)鲍伯君

  猎云君:对于一个投资人来说,投资的项目无论成功与否,都属常事。

  近日,美国食品科技公司Hampton Creek又闹出了新闻。这次,是董事会成员们集体出走。严格来说,还是有一位选择留任的,那就是公司的创始人兼CEO的Josh Tetrick。

  不过,真正让这家公司关注度如此高的原因,部分原因还是在于其资方之一是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Horizons Ventures,以下简称维港)。根据Crunchbase上的数据记录,维港投资从2007年至今一共投资了96家公司,大至Facebook、Spotify,小至Rubikloud、Desti。

  首先,猎云君带大家梳理一下维港投资从成立以来,投资的项目数量曲线。

“人造蛋”闹剧揭露李嘉诚投资逻辑:我爱烧钱,烧钱使我快乐....

 
  根据Crunchbase的融资记录,维港从2007年-2017年7月,一共参与了130起融资。从2007年到2014年,几乎是数量一路攀升;但是,从14年之后,投资势头有所放缓。这是为什么呢?

  据了解,在14年,正是智能设备、O2O等行业兴起的阶段,一大堆企业崛起。在当时,甚至有人戏言,凭借一份BP,一起路演,就能分分钟融到钱。

  不过,时间和市场,是检验项目是否真的有价值的标准。因此,许多当时闹得风风火火,表面上前途无量的企业相继垮台。事实上,李嘉诚以及旗下的维港也受到牵连,赔了不少买卖。

  业内人士曾评论,李嘉诚眼所及之皆是金矿。不过,猎云君今天却要反其道而行,聊聊这位香港首富这些年遇到的“矿难”。

  情迷“养生学”,对人造产物情有独钟

  有一段时间,李嘉诚特别迷恋人造食品,上文提到的Hampton Creek就是以“人造蛋”为名。

  2014年2月,Hampton Creek 的CEO Josh Tetrick赴港与李嘉诚会面,商谈投资事宜。当时,Tetrick表示,与李嘉诚商谈合作之前并不认识对方,直到在网上搜索其名字才知道李嘉诚是香港著名富豪。不过,李嘉诚显然给对方面子,亲自炮制了“全球首只素炒蛋”,还表示该产品很有市场,并且在同年领投了该公司的B轮的2300万美元融资,以及C轮的9000万美元融资。

图:Hampton Creek CEO Josh Tetrick与李嘉诚

 

图:Hampton Creek CEO Josh Tetrick与李嘉诚

  虽然累计融资已经达到了1.2亿美元,但近几年来,Hampton Creek似乎一直“水逆”。2015年,该公司一名前员工向媒体透露,为了赶工期,Hampton Creek使用的是质量低劣的技术,在标注样品时夸大了事实,并且工作环境也令人担忧。去年,媒体爆出Tetrick和他的团队从销售店铺大批买回他们的招牌产品“素食蛋黄酱”Just Mayo,以刺激总销量增长;今年4月,由于融资困难,Tetrick已经解雇了好几位高管;到了6月,美国连锁零售商Target将Hampton Creek的所有商品从货架上撤下。

  如今,这家公司的董事会集体出走,不知道李嘉诚投的这1.13亿美元融资,到底能回本多少?

  另外,除了这家“人造蛋”之外,李嘉诚还投了另外一家“人造肉”公司 Modern Meadow。这家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初创公司表示,其能在实验室的容器里通过生物制造工程和3D打印技术来培育牛肉和牛皮。在14年,作为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致力于用细胞再造技术进行生产消费品的公司,Modern Meadow估值达到了6000万美金。

  如上文所整理的内容,维港在16年1月,再次领投了这家公司的4000万美元B轮融资。李嘉诚真是对“人造”产物爱得深沉。不过,这家公司的近况如何呢?根据猎云君在外网搜集的材料来看,公司的CEO Andras Forgacs 表示,他们要开始在美国建实验室和工厂了。

图:Modern Meadow CEO Andras Forgacs

 

图:Modern Meadow CEO Andras Forgacs

  是的,你没听错。14年就已经融资数千万的这家企业,在17年才开始在本国建设工厂和实验室......这投资回报弧真是有够长的。

  近年来,李嘉诚对健康行业真是迷之执着,投了用大数据来研究传染病传播的医疗分析公司Bluedot;为消费者提供健康消费品的MarkOne公司;微生物健康技术创企Evolve Biosystems;还有那家12年烧了无数钱,才做出一个汉堡的Impossible Foods,等等。不过,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些公司目前仍然没有给资方带来多大的利润呢。

  除了爱养生,大佬也爱玩金融

  除了健康领域之外,李嘉诚对互联网金融也难舍难分。此前,维港投资就参透了比特币交易平台Bitpay。

  据悉,BitPay于2011年5月份创立,与全球200个国家及地区的1.4万家公司拥有交易往来,当中一半来自美国企业、25%来自欧洲、25%来自余下世界各地。

  照理说,在当时能够压宝电子货币市场,已经是很先进的投资观念了。不过,比特币的价格波动性太大。事实上,2013年下半年起,中国、美国、欧盟、韩国、挪威等各国相继发出警告,明确表示比特币不具有合法货币身份,提醒投资者防范风险,拖累比特币从1000多美元的高点持续下跌。

  今年,由于黑客网络攻击不断,导致比特币暴涨150%。为了防止网络攻击,比特币的信息都存储在区块链上。这一做法限制了交易数量——也就是所谓的区块大小限制,尽管比特币相关的交易活动越来越活跃。结果是,近几年比特币交易次数和手续费暴涨,记录一次次被打破。这就导致比特币相较于Visa等支付处理系统,其能力被大大削弱了。

上周二,比特币迎来连续第四天的跌价日,早晨7点49分降低1.9%,达到自6月15日以来的最低水平。从6月初开始,比特币价格已经下跌了22%。行情如此,那么相关的企业近来的日子肯定也不好好过。

 
  上周二,比特币迎来连续第四天的跌价日,早晨7点49分降低1.9%,达到自6月15日以来的最低水平。从6月初开始,比特币价格已经下跌了22%。行情如此,那么相关的企业近来的日子肯定也不好好过。

  当然啦,Bitpay并非李嘉诚投资的唯一一家金融企业,其他的项目还包括:650万美元投资帮助用户节省佣金的FeeX平台;参投了个人征信网站Traity的A轮投资;1000万美元给一家针对未成年人的理财平台Osper,等等。

  总之,李嘉诚在金融领域的布局也的确不少,按照IDG独角兽投资人Gil Penchina的说法,那就是投资25家,总有一家“一次回本”。不知道,李嘉诚是不是也这样想。

  3. 布局智能产业

  作为一个享誉世界的VC,如果只是投一些老年健康,互联网金融之类的项目的话,未免就让人觉得太过老派了。因此,李嘉诚当然也有布局一些新兴技术的项目。AI创企Viv Labs就是其中一家。

  乍看之下,估计大家还并不清楚这家公司,但是如果说这是Siri开发者所创建的另一款语音助手,那么估计大家心里就有点掂量了。2009年,维港投资以1550万美元投资专门制作语音辨认系统的Siri;2010年,该公司以2亿美元的价格被苹果收购,成为语音助手的代表。

  2014年,Siri最初的两位开发者打造了一款名为Viv的全新语音助手,不仅有强大的自我学习功能,更能处理复杂的提问和语音命令。而当年看好Siri的李嘉诚又再次投资了这家企业,成为该公司当时唯一投资者。之后,该企业被三星收购。

  在这笔交易中,由于没有披露相关交易细节,因此李嘉诚在其中是否有所收获也不得而知。不过,现如今,全球语音助手形成了四强争霸格局,分别是谷歌助手、亚马逊Alexa,苹果Siri,以及微软的Cortana。Viv最终仍然没有能够和Siri匹敌,三星的如意算牌似乎是打空了。

  另外一起投资被收购的项目,结果也不尽如人意。

  2013年及2014年,维港分别领投及参投了可穿戴设备厂商Misfit的B轮和C轮融资。

在当时,智能手表可以说是被炒的热火朝天。但是,在两年之后,这家融资总额达到了6355万美元的可穿戴品牌Misfit却以2.6亿美元的价格被Fossil Group收购。按照投资回报率来算,并不是一笔好生意。

 
  在当时,智能手表可以说是被炒的热火朝天。但是,在两年之后,这家融资总额达到了6355万美元的可穿戴品牌Misfit却以2.6亿美元的价格被Fossil Group收购。按照投资回报率来算,并不是一笔好生意。

  作为一家成立于2011年的新兴可穿戴品牌,Misfit被收购的消息毫无征兆,异常突兀。因为此前不久,其还刚刚发布了最新款产品。不过,就和上面的Viv一样,Misfit也被残酷的市场竞争挤压到了墙角,辗转求生,创新乏力。要知道,Misfit在当时已经在多个国家都有市场渗透,因此这个卖身价似乎有些妄自菲薄。

  考虑到Misfit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品牌和销售渠道,这笔买卖对于收购方而言非常划算,但是对于李嘉诚这批投资方来看,实在是有些打脸。

  最划算的“买卖”

  2007年,维港成立之初,李嘉诚先后以1.2亿美元买下Facebook的0.8%股份。在Crunchbase上的记录来看,维港的第一笔投资就是给了Facebook。

如今,Facebook的市值已达数千亿美元,拥有数十亿用户,其旗下的WhatsApp用户也接近10亿,更别谈社交影响力极大的Instagram。这应该是李嘉诚在科技产业回报率最高的一次投资了。

 
  如今,Facebook的市值已达数千亿美元,拥有数十亿用户,其旗下的WhatsApp用户也接近10亿,更别谈社交影响力极大的Instagram。这应该是李嘉诚在科技产业回报率最高的一次投资了。

  自Facebook成功案例之后,社交媒体成为了维港投资的偏好领域,比如87万美元种子基金给一个名为Meekan的日程撮合APP;还和其他投资者共同给故事媒体网站Seen的第四轮融资投了460万美元;以及参投200万美元多屏幕广告公司Crosswise。不过,这些社交项目,最后都如风过水面,再也引不起波澜。

  当然,在外行人看来,投资一些前景堪忧的项目无异于在烧钱。但是,对比于一些大动作,上文提到的这些都只是九牛一毛。

  维港投资曾斥资102.5亿英镑从西班牙电信公司Telefonica手里买下了英国移动运营商O2,加上已有的Three,英国四大移动运营商,已攻占两席,成为英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另外,英国约1/4电力分销市场、近三成的天然供应市场、近7%的供水市场,都归李嘉诚所有。有人戏谑,只要梅姨点头,李嘉诚还能买下半个英国。今年1月,李嘉诚旗下的三大旗舰公司:长实地产、长江基建、电能实业更是组成财团,以约424亿港元的总代价收购澳洲能源公用事业公司DUET GROUP。

  也许,欧洲市场对于这位亚洲第三大富豪李嘉诚来说,虽然蛋糕分量大,不过也可能会患上“糖尿病”。毕竟,政策变化、市局动荡,对投资人来说无异于风险加大,比如此前的英国脱欧,就对李嘉诚的产业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当时,由于李嘉诚在英国的投资风险预期加剧,在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几天内,其产业股价下跌幅度创香港恒生指数最低个股,导致其资产减少到286亿美元左右,缩水了13亿美元。

  近年来的投资动向

  近年来,跟随着时代的脚步,维港也投了不少热门的行业,诸如AI、VR/AR、电商等领域。

在这其中,不少创企也争了一口气,连续在两三年内完成了几轮融资。比如,刚刚完成1650万美元B轮融资的智能饮水机制造商Bevi,15年也曾融资650万美元;同是15年8月融资900万美元的微生物创企Evolve Biosystems,在今年5月,也拿到了2000万美元B轮融资;此外,还有17年获得软银领投5亿美元的VR技术创企Improbable、以及连融三轮的AR技术公司Meta,等等。

 
  在这其中,不少创企也争了一口气,连续在两三年内完成了几轮融资。比如,刚刚完成1650万美元B轮融资的智能饮水机制造商Bevi,15年也曾融资650万美元;同是15年8月融资900万美元的微生物创企Evolve Biosystems,在今年5月,也拿到了2000万美元B轮融资;此外,还有17年获得软银领投5亿美元的VR技术创企Improbable、以及连融三轮的AR技术公司Meta,等等。

  除了维港投资的这些企业以外,李嘉诚本人也以个人身份在这十年间进行了十余项投资。

不过,无论是其个人或是维港所投资的项目,大多数除了一则短短的融资快讯之外,再也没有后续的发展消息了,都销声匿迹,无迹可寻。不过仔细想想,这估计也是一个好坏参半的情况。没有消息,对于VC来说,既好也坏。好在公司还没有彻底倒闭,产品跟上了,还能够有回春的机会;坏在投进去的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本哟。

 
  不过,无论是其个人或是维港所投资的项目,大多数除了一则短短的融资快讯之外,再也没有后续的发展消息了,都销声匿迹,无迹可寻。不过仔细想想,这估计也是一个好坏参半的情况。没有消息,对于VC来说,既好也坏。好在公司还没有彻底倒闭,产品跟上了,还能够有回春的机会;坏在投进去的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本哟。

  对于一个投资人来说,投资的项目无论成功与否,都属常事。毕竟,这个标准也因人而已。有些人认为,企业IPO才算成功;有些人认为,被大公司收购,拿到利润,便是值得;但是,也有人会感叹,即使投资的企业倒闭,但是摸清了行业走势,也算塞翁失马。

  END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http://www.citicfunds.com/DGEj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