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行动了!带着中央军委新使命的107人奔赴战区

发布时间:2017-06-27 18:09 来源: 网络整理

原标题:行动了,带着中央军委新使命的107人

6月20日,107人带着中央军委的使命,奔赴各战区、军兵种部队,对军事训练开展动态监察。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这107人的身份来头可不小,他们是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聘用的首届军委军事训练监察员。他们带的队伍,名称统一为“军委军事训练监察组”。

行动了!带着中央军委新使命的107人奔赴战区

军事训练资料图

这些军事训练监察员,个个都是素质过硬的专家,他们的监察范围,覆盖军事、政工、后勤、装备、纪检、审计等各个领域。

对他们个人来说,先要经过大单位遴选推荐、机关多部门审核、呈报军委审批等步骤遴选,又通过了纪检部门和检察院的审核,还要完成系统集训,被评价为“结构更加合理、专业更加齐全、整体实力更强”。

“政事儿”注意到,军事训练监察员这个新岗位,始于新一轮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

习近平担任中央军委主席以来,在多个会议及视察场合,都曾强调军队要“能打仗、打胜仗”。这就意味着,部队必须提高实战化水平。军事监察制度也由此而生。

2014年起,全军开始探索形成“综合监察、专项监察、受理举报”的军事训练监察路子。

当年3月20日,经习近平批准,中央军委印发《关于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的意见》,明确提出要把建立军事训练监察制度作为一项重要改革任务。

《意见》指出,创新实战化训练模式,完善实战化训练机制,加强实战化训练实践,全面提高信息化条件下威慑和实战能力,并指出要贯彻真难严实要求,从实战需要出发从难从严训练。

行动了!带着中央军委新使命的107人奔赴战区

当年4月起,全军和武警部队以任务统筹、两级联动的方式,开始开展军事训练监察。同时,全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导小组成立,设立办公室和部队训练监察组、院校教育督察组。

2014、2015年两年内,原总参谋部对44个师旅级部队,30所院校、各军区军兵种的426个师旅级部队和院校进行监察,指出他们在训练中存在的问题。

2016年军改后,中央军委组建了军委训练管理部。

当时国防部发言人吴谦介绍,军事训练与部队管理,是部队的经常性、基础性工作。调整组建军委训练管理部,“有利于加强对全军军事训练的统一筹划和组织领导,有利于加强部队和院校管理,使军事训练与部队管理紧密融合,更好推进实战化训练和依法治军、从严治军。”

此后,军委和战区、军兵种两级机关,也都分别设立了训练监察部门,军事训练监察体制自此正式确立。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军委训练管理部成立一年多来,已历经了两任部长。

首任部长是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郑和中将。他曾担任过第31集团军参谋长、原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原总参军训部部长等职。近日,郑和出任国防大学校长。

不晚于今年2月,第31集团军原军长黎火辉少将出任训练管理部部长。他曾任原南京军区军训和兵种部副部长、福建省军区海防某师师长、第12集团军参谋长等职,2015年出任第31军军长。

行动了!带着中央军委新使命的107人奔赴战区

那么,训练监察组查出了哪些问题?他们又如何在部队里“挑毛病”呢?

去年11月,经习近平批准,中央军委印发了《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暂行规定》,对落实实战化军事训练提出刚性措施和硬性规范。

《规定》明确,要着眼纠治当前军事训练中的突出问题,规范实战化军事训练组织实施,强调要依据敌情、我情、战场环境开展训练,保证联合训练落实,持续推进战法创新,规范战役战术训练程序,抓好指挥员训练,落实主官任教、按级任教,改进实兵检验性演习,加大训练难度强度。

同时,《规定》还要求推动训风演风考风转变,解决训练作假、图名挂号争彩头和考核软、比武滥、拉动简单等问题,严格落实训练普考制度,严密组织考核比武拉动。要着眼科学调配训练保障资源,进一步提高实战化军事训练的综合保障效益,加强训练安全管理,改进训练宣传报道。

军委训练管理部领导介绍,很长一个时期,我军军事训练重决策部署、轻监督落实,始终处于“自我设计、自我检查、自我考核、自我评价”的循环之中,这种“既当选手又当裁判”的模式,极易导致训与不训一个样、训好训坏一个样。

“只有创新体制机制,打造强有力的第三方监察力量,才能使军事训练真正成为硬任务、硬指标。”该领导说。

据中国军网介绍,军事训练督查组的督查目标有4个:督政、督法、督效、督纪。他们进驻单位后,“查阅资料、个别谈话、组织座谈、问卷调查、跟训跟演、现地查看、抽问抽考”……“所到之处,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要陪同、不扰部队、不留情面”。

行动了!带着中央军委新使命的107人奔赴战区

军事训练督查(资料图)

军报曾透露,在某部“三实”训练现场,监察组先后指出对抗训练偏少、高难课目漏训等4类问题,当场研究改进措施;在某院校,督察组发现该校存在办学目标定位不准、任务拓展过宽等现象,随即召集专家“会诊”,形成咨询报告。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这些“唱黑脸”的训练督察组,的确做到了“不留情面”,对军事训练领域违规违纪的行为连出重拳:

2016年底,中央军委办公厅发文,点名通报28起违反训练制度规定的典型问题,涉及全军45个师旅以上单位,其中3起问题线索,被移交纪检部门处理。

今年3月,训练管理部又和军委纪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对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处理结果的通报》,据透露,一些军级单位甚至副战区级单位“上了黑榜”,“全军官兵深受震动”。

通报共涉及了57个单位、99名干部。其中,39个单位、58人向上级作检查,14个单位、7人被通报批评,23个单位、8人被取消评先评优资格,16人受到党纪军纪处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许腾飞http://www.cpic-ing.com.cn/XKlrM/